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钻石糖》最新章节。

“不晚不晚,皓儿来得正好,大战正准备开始呢。”公孙无极看着眼前懂事的儿子,安慰道。

“也许。”

机关图纸根据布置形式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自动生成。在预定区域将图纸展开,三十秒之内图纸消失,预定区域直接生成图纸所设计的机关。自动生成的优势是速度快,不需要任何资源和材料;缺点是生成范围相对狭小,威力也不容乐观,并且隐蔽性也不完美,绘制图纸的过程较为漫长。适用于仓促间临时布置,意在使敌人疑虑重重,不敢冒然轻进。另一种是手动生成。选定生成区域后,人们按照图纸上的描述手动进行制作,制作完成图纸立即消失。相比自动生成,手动生成具有生成范围大,威力强,隐蔽性好,绘制时间较短等优点;缺点是生成时间较长,需要相关制作材料。适用于有充裕的准备时间,意在对敌人进行沉重打击。李湛将慕容萧交给自己的信封打开后,把里面三张图纸全部取了出来,大致看了一眼。三张图纸分别适用于不同的地形,有平原,有密林,有山地。其中适用于平原和密林的图纸是自动生成型,山地图纸是手动生成型。……数千米外,鳌拜率领三千轻骑兵正加紧追击。如果没有李湛的丹阳军,自己现在应该已经将联盟军左翼击败,获得首功一件。对于打烂自己如意算盘的李湛和手下丹阳军。鳌拜可谓恨之入骨,发觉步兵追不上李湛后。鳌拜特意又纠集三千轻骑兵,继续全速追击。方圆百里之内尽皆平原,地势平整,鳌拜与三千轻骑兵扬起一路尘烟,向着西南方向疾速奔行。行了约有五分钟,鳌拜和手下轻骑兵非常惊讶地看到前方二里左右,站着一个人。一个孤零零地身影。面对三千轻骑兵急速而来,那个人仿佛凝住了一般,一动不动。收回目光再往远处看的时候,本来还能影影绰绰看到地敌军,这时不知怎么突然不见了。鳌拜正在纳闷,旁边十几名骑兵突然踩到了一块大翻板,齐齐地栽进深坑中,后面的骑兵停不下速度,继续往深坑里栽去。虽然坑中没有绣木签子。也没有金属利器,不过仅是这些骑兵自相挤踏就已经造成很大伤亡,而与此同时,机关又引发联锁反应。骑兵队列中先后有九块翻板被触发,短短三五秒钟的时间里,就造成了数百名骑兵死伤的代价。鳌拜急令骑兵停下,眼睛转了转。他觉得这一切实在是有些不对劲周围全是翻板阵,搞不清哪里安全哪里危险;对面只有一个人,面对三千骑兵却毫不慌张;前方追击的目标本来还看得见,却忽然间没了踪影一切的一切都太令人不可思议。鳌拜坐在马上寻思了一会儿,得出一个结论:敌人有诈!冒然前进只会增加伤亡,说不定还会中了敌人的埋伏。本来自己地右翼军团已经失利了,如果这三千名骑兵再搭进去。自己的罪名就更大了。想到这,鳌拜磨牙立目,怒哼一声,调转马头,率领二千余名骑兵向着来时的方向又跑了回去。直到二千余名骑兵从视野里消失了,苏定方这才松了口气,回过头来看了看李湛众人这时也从趴伏的草丛中站了起来。双方遥遥相望,彼此会心一笑。……翻板阵生成后,风行向李湛提出自己的顾虑,他认为光是一个翻板阵还不能让鳌拜就此撤退,必须在此基础上再加些疑兵之计。苏定方在旁边听到后,暗自思量了一下,主动要求由自己来担任这个疑兵的角色。李湛考虑到苏定方此时的精神和体力都已经回复了一些,如果鳌拜命令小队骑兵采取试探性攻击,苏定方可以轻松摆平,就算鳌拜K小说网.电脑站www.k.亲自出马,也可以全身而退。若是换作别人,根本没这个能力。因此,李湛才会答应下来。苏定方归队后,李湛命令部队继续加紧行军,尽快走出平原地区,寻山林之地休整一下。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迎面汝南方向走来一支军队,看队列阵容就知道是向联盟军运送粮草的。三千来名NPC奋战了大半天,此时正是饥肠漉漉,在沈括的带领下,径直向那支队伍走去。沈括身为阳安县尉,属汝南城,这些汝南地兵士多半都认识他。和领军一说这些军很痛快地留下二十三辆马车的粮草(约一万八千粮食,可以供三千兵士食用三天)和炊事用具。当领军问及众人为什么不直接回营时,李湛的答复是兵士们经过长途奔行,人困马乏,并且多有负伤,当务之急是找个山林之地休整一夜,第二天再做打算。领军点头,指引李湛说从这里径直往西,再走三十里左右就是帽儿山,那里应该比较适合扎营休息,并给李湛留下一些营帐。领军率领粮草部队走后,李湛众人按照领军地指引,径直向西而行。游戏时间晚上五点的时候,众人终于赶到帽儿山脚下,寻了一处水草茂盛之地,埋锅造饭,加以休整,同时注意戒备周围情况。李湛先下线吃了点东西,再上线的时候天色就已经擦黑了。换下风行、雷龙、歪歪萝卜条三人去吃饭,李湛在军中枯坐了一会儿,随后去看望了一下北平太守和程玲的伤势。北平太守名叫呼延宇,经过半天地回复,此时伤势由虚弱转为重伤,相信到了明天早上就可以转为轻伤,甚至完全复原。看到李湛来了,呼延宇显得很高兴,言谈中对李湛很是赞赏。李湛谦卑地笑着,告别呼延宇后,又来看望程玲。程玲的伤势并不重,只是左肩由于产生受伤后的副作用,直到现在还不能活动自如,旁边赵明正在为她轻轻按摩。李湛看到这一切后,摇头笑了笑,本想走开,不去打扰他们师徒二人,程玲却在一抬眼的时候看到了他,道:“李县尉,你有什么事吗?”李湛转身,呵呵一笑,道:“没事,你们忙。”话一出口,李湛立即感觉这话说得有些过头。果然,程玲听到李湛的话后,先是一愣,继而满脸羞红,连忙推开赵明按在自己左肩上的手,叉开话题道:“这次会战,李县尉表现出色,为我们江南兵士争得了荣光。”李湛道:“出色不敢当,运气而已。”程玲点头,话锋一转,道:“可李县尉在用人调度上,似乎有欠考量。赵明只一名二十五级的长剑士,李县尉竟然允许他跑到敌将庆忌身边,如果被庆忌发现,一个英雄技就可以将他秒杀。拥有绝佳悟性地武学奇才就这样白白牺牲,岂不可惜?”赵明在一旁听完,不等李湛答话,马上抢道:“师父,那是我自愿请命要去救您,您错怪镇长大人了。”程铃转头对赵明严历道:“你不要插话,我在问李县尉。”李湛苦笑,看不出来,这个程玲还真护徒弟,生怕自己不把他的徒弟当回事,下次再派个什么危险差事。笑过之后,李湛道:“关于这个问题,程小姐实在是多虑了。赵明的能力我向来很欣赏,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将他派到险地。这次的事件,一时之间解释不清,不过,相信假以时日,程小姐自己就会明白其中缘故的。”说完,李湛转身带着两名护卫兵继续巡视别处去了。留下程玲一脸的困惑,看了看旁边的赵明,道:“李县尉说的什么意思?什么叫假以时日,我自己就会明白?”赵明在一旁心虚不已。李湛的这番话,在他听来好像是话里有话,具体指的是什么,他又不能完全确定。听程玲问向自己,赵明支吾道:“呃……徒弟愚笨,没听懂。”……李湛在营中巡视了一遍,除了巡逻放哨的兵士外,其余NPC兵士大多已经钻进营帐里休息了。李湛在李侍和刘浩两名御林军的陪护下,在营地外围走了一圈,当走到阜陵县兵士的营帐附近时,李湛听到营帐后面的草丛里有说话的声音“你说,李湛会不会报复我们?”“我哪知道。当初我就说了别跟着丹阳军,你为了多得点经验根本听不进我说的话,这下好,跑到他的手掌心里来了。”“要我看,李湛也不见得会跟我们计较。他都做代县尉了,还会把咱们这些小人物放在眼里?”

李湛继续笑道:

“拜托别卖关子啦,最讨厌这样了,绕来绕去的急死人不偿命啊?”

若妍想了想,回道:

撤退的时候,山贼小头目仍然走在前面,让四名山贼挡住身后,他可不想让张锋再给自己后背钉上几箭。

接下来的五天里,在若妍的带领下,周敏和四名女村民都已经掌握最基本的裁剪技艺,在服装款式固定的情况下,周敏和四名女村民已经可以独自进行裁剪与缝制。

“族长大人,您来得正好,要不然我也打算着最近一二天让您看看我们的驯养成果呢。”

三位族长见状,连忙拉着撞墙的骑士往部落大厅外面走来,撞墙的骑士火气未消,不情愿地被三位族长拉出部落大厅,回头望了一眼正在和李湛套近乎的真心爱人,恨恨道:

……

此时炎黄部落的黄金存量约有五十左右,九江县的玩家要是将七百单位棉花运来,黄金上还差二十单位的缺口。如果手里这几十件服装能卖出去就好了,那样一来黄金不仅足够支付棉花费用,还有富余。

这个时候,传教士和弓骑兵的服装早已经制作完成了,传教士一反常态大白天没在木屋里睡觉,而是穿着若妍为他设计的大红袍子四处显摆,每看到一名村民就要扯住对方问自己的衣服漂不漂亮,颜色鲜不鲜艳,对方若是含糊几句就不依不饶,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张锋也穿上了弓骑兵的服装,服装在加厚的基础上,袖口与裤腿都缀有绊带,可以扎紧,显得非常干练。穿上新服装的张锋非常高兴,正和三名猎人有说有笑地制作箭矢。

两只战狼径直朝着与船坞相距三十来米的两只死鹿走来,途中那只受伤的战狼还停下歇了歇,看来身体已是十分虚弱。在受伤的那只战狼歇息的时候,另一只战狼就立在原地,警觉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直到受伤的战狼再次站起身。

推开虚掩的篱笆门,小院内一片萧索气息,径道两旁的菜地里,长满了大片荒草,看来是许久无人饲弄的结果。李湛带着若妍和歪歪萝卜条走上正屋门前,轻轻扣了扣门笃笃笃,“有人吗?”笃笃笃,“里面有人吗?”

山贼小头目正抡着棒槌向李湛这边扑来,羽箭(箭的种类:箭、羽箭、锥子箭、破甲箭、火箭)“噗!”地一声钉入肩头,山贼小头目由于吃痛不得不收势后退,结果只剩两名山贼舞长叉向李湛刺去,被赵明和另一名民兵一人扯住一柄长叉,手中铁剑顺着长叉往上一扫又一砍,后面三名民兵又挺剑来袭,两名山贼门户大开实实地吃下数剑,拼尽全力才算抽回长叉,退回山贼小头目身边的时候,两名山贼已经接近重伤状态。

回到部落中心,李湛直接点击部落大厅调出族长命令,在“升级”一项上坚决地按了上去。此时李湛升级部落的心情空前迫切,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利用封建时代的军事优势彻底将真心部落摧毁。

在沙滩上看了一会儿两名猎人工作,李湛刚想走回部落中心,就听留在船坞的两名女村民突然发出一声惊叫,李湛和两名猎人一惊,连忙扭头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两名女村民正紧张地步步后退,在她们面前在百余米远处的密林边,两只战狼出现在那里。

“李兄,老弟谢谢李兄的好意,只是,老弟身上没带黄金啊。”

如今的周敏,身上布满血痕,嘴唇多处被自己咬破,在李湛的搀扶下全无半点反应。看着眼前的这些,回忆着昔日的往事,李湛的眼泪围着眼圈打转。他强忍着泪水,扭头对身旁的赵明等人吼道:

说完咚咚咚给李湛叩头。张冲在昨晚的袭击中得知周敏被俘的消息后,冲出部落大厅去和敌人拼命,好在赵明和张锋等人奉若妍之命极力保护村民,才让张冲最后只是以重伤昏厥而被救了回来。

10、双方签名

李湛也笑。这些村民都跟着自己好是好,不过四个部落这次帮了自己大忙,自己怎么能黑下脸来独吞。回过头来对自己身边的这些村民道:

李湛想了想,通过刚才的观察,他发现这两只战狼并非如一般野兽一样不通人性,反而感情非常细腻,当下也就更加坚定了想要救治这两只战狼的想法。不过,部落里唯一会治愈术的只有那个老滑头传教士,想让他来治疗战狼,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从长远角度来看,玩家的大量涌入也为村镇经济繁荣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修建一座市场,让玩家们把手中闲余的物资销售出去,村镇可以利用系统自动抽取的税率获得收益。再修建一座客栈,使打怪耗血严重的玩家们得以在其中住宿休息,存放物品,村镇从中直接收取费用。还有玩家手下的众多村民,他们留在村镇可以做些零工之类的临时活计,既不占用村镇人口,又提高了村镇民生产值。

随着眼前的系统消息栏消失,老唐扑通一声对着李湛拜倒,口中程式化地说道:

被咔嚓的两名族长中,有一个名叫撞墙的骑士,他的撞墙部落离真心部落最近,只有不到二千米,是最先屈服于真心部落的殖民地,看着自己部落的资源大量被真心部落吞食,撞墙的骑士心里窝的火最大。

看着真心爱人哈哈大笑,两个族长气恼地把脑袋转向一边,心道:妈的,你说得倒挺轻巧,挂的人不是你,换了是你的部落文明降了一点,恐怕早就发彪了。再说了,那四个女村民和传教士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能把她们给我们是怎么着?还不是得让你的真心部落独占?

有了这种全自动理发机,理发师的工作变得轻松了很多,一个人就可以同时为十几个顾客打理。当然,前提是不会遇上像李湛这样谨小慎危的人。每次一看到全自动理发机里面那些疯狂旋转着的亮森森的刀片,李湛就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相比之下他更信赖理发师手中那些老旧的电子感应式手推剪,宁可多掏十倍的价钱也不肯去享受高科技带来的全新享受。

收起好友,李湛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趴伏在船坞密林边,正用一双审视的眼神打量自己的头狼,耸了耸肩,向部落中心走去。

歪歪萝卜条跺腿道:

风行应了一声,径直来到众位村民面前。真心爱人的尸体已经消失,众村民正是六神无主的时候,看到风行族长向这边走来,一个个都露出畏惧的神色,不由自主地向后挪动脚步。这时,就见风行停下,对着众村民高声道:

两下船只靠在一起,雷龙和李湛各自站在船头朝着对方拱手见礼。雷龙道:

这还不算什么,最让李湛吃惊的是,若妍竟然就坐在这七只战狼的身边,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挠挠那个。而这几只战狼也对若妍视若同类一般,任由若妍抚摸挠痒,和同伴厮闹的时候,还绕着若妍跑来跑去,玩起捉迷藏的游戏。

李湛走上小山包的时候,大木架子刚好固定完成。伐木工人纷纷向李湛问好,陆续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郑军和二名建筑者正在搭建了望塔顶,两名建筑者在下面和中间传递板材,郑军一人在顶上构建。

2、族长死亡不掉经验等级:

说着,李湛挤出人群,站到远一点的地方。没想到村民们立即蜂拥跟在李湛的身后,影子一样不离不舍。风行等人笑道:

……

山贼小头目掉落的普通铁刀被歪歪萝卜条美滋滋地握在手中,时不时地还像模像样的舞上几下。这次任务歪歪萝卜条获得了一把铁刀和一把长叉,民兵只是受伤并没有减员,感觉自己也算满有收获的,回去的路上心情大好。

攻击:4(与硬木弓的攻击叠加在一起,就是4+3)

“哦?你怎么就认为我一定会进攻真心部落?”

方才经过心中一番思衡,李湛本来已经对这次勾通不报什么幻想了,没想到头狼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立即回绝,而是说要考虑一下,这让李湛很是意外。虽然考虑的结果仍然是个未知数,但这仍让李湛感觉欣慰不已。

李湛觉得自己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安心地等待手里这些服装转换成黄金,部落升级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的升级大计即将实现之前,会有一场“灾祸”降临在他的炎黄部落头上。

不等李湛信口开河把话说完,若妍已经红着脸赶紧躲到一边去了。

入黑洞之后,吸力开始减缓,在一阵扑嗵嗵地声响过陆续结束了在虚空中的游移,纷纷在深黑中落地。黑煞着地的时候仰面朝上,后背不知硌在了什么东西上,疼得浑身直冒汗。他咧着嘴欠了下身子,伸手到背后把那个硌着自己的硬东西抓出来,拿到面前一看,马上窜起一声分贝十足的尖叫黑煞手上拿着的,赫然是一个灰白色的骷髅。在灰蒙蒙的视线中异常醒目。众人扭头来看,随即也纷纷惊骇不已。他们倒不是因为看到了黑煞手上拿着的灰白骷髅,而是因为黑煞此时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尖耳獠牙,眉骨拱起,青筋暴突,青头赤目。俨然一个阴间野鬼形象。不仅是黑煞,所有玩家、NPC、甚至战马,只要是被吸入这个异域空间的有生命的动物,都变得让人惊骇不已,面目全面。众人在一阵短暂地惊悸之后,渐渐地情绪逐渐平复下来。虽然不能明白为什么彼此的外表都会变得这么恐怖,不过既然系统这么做一定有它的道理。众人放下这份解不开的疑虑,开始放眼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此时众人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身边的灰暗。放眼望去,周围是一个与人间完全不同的世界山体尖削,天色灰暗,沟壑纵横,阴风呼啸。整个世界全部由灰白的骷髅、骨架堆积而成,有人的。也有动物地。阴风掠过大大小小的纵横沟壑时,把哭叫声、哀嚎声卷进众人地耳朵。令人汗毛直竖。把手里的骷髅撇到一旁,黑煞从骷髅堆里站起身来,和众人一样在有限的视线里极目远眺,想要找到李湛和苏定方两人的位置。然而,视野里除了灰暗的天幕,就是陡削的山体,阵阵阴风扑面而来。夹杂着大量的骨粉黑灰,让人睁不开眼。迷茫中,众人只看到有一个幽蓝地光点在远处忽隐忽现,众人没有选择,只能冲着这个光点跑去。跑出没一会儿,脚下的骷髅堆开始陆续伸出枯干的鬼手,专门抓向奔跑着的众人脚裸。这些鬼手本身没有攻击力,不过一旦被它们抓住,血值就以每秒种三到五点的速度持续下降。并且,鬼手在吸收血值后,干枯的外表开始变得丰满,变得更加有力。也更加难缠。众人的恐怖神经已经被刺激得接近麻木,面对抓向自己的鬼手,众人挥舞着手里的铁剑,一路砍杀着。将无数流着黑血地断掌、断指留在身后的骷髅堆上。手掌脱离鬼手后,迅速干瘪腐烂,冒起一阵阵黑烟,变成灰白的手骨。而失去手掌的鬼手则嚎叫着,纷纷潜回骷髅堆中。然而,骷髅堆里窜出来地鬼手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砍越多。疯狂地抓向奔跑着的众人,等级较低的玩家或NPC陆续掉队,渐渐地,开始有人进入重伤甚至虚弱状态,被脚下无以计数的地鬼手紧紧抓住,直到最后被拖进骷髅堆里,消失不见。……在一处碎裂破败的石台上,李湛和苏定方站在一起。在他们周围是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骷髅堆,将这个石台围在中心。再往远一些,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枯树矗立在骷髅海中,枯树的树枝上,大量骷髅骨以令人触目惊心的姿式被吊在上面,有佝偻的,有折腰地,还有拆散的,仿佛原始部落的图腾一样,俨然是一道风景。李湛和苏定方此时可没有功夫极目远眺,四处观瞧,他们二人站在一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这个表情阴惨怪异的老太婆,聚精会神听她解说。老太婆就是这个灵魂副本的引导员,负责对像李湛和苏定方这样,经过系统邀请而加入灵魂副本的人进行解答,以使他们能够大致了解“鬼战杀场”中的相关规则。老太婆一头灰白头发,有的地方稀疏,有的地方密集,好像得了脱毛病一样。胳膊比麻杆粗不了几圈,脸上的皮肤像核桃皮,嘴里的牙齿不足五颗,却有一张十八岁姑娘般艳红的嘴唇,强烈的反差对比让人浑身涌起一层鸡皮疙瘩。老太婆一双与年纪极不相衬的锐利目光在李湛和苏定方两人身上游移片刻,戚戚地笑着,道:“你们很幸运,是第一批来到灵魂副本,受到本老太婆接待的人。不过,你们的幸运仅局限于此,本老太婆不会因为你们是第一批来到此地的人,而对你们有丝毫的额外关照。在正式解答你们的疑问之前,请记住本老太婆交待你们的一句话这里是鬼战杀场,是一个与人间界秩序完全不同的地方,在这里可以助你实现一切,没有力量,一切都无从谈起。疑问就快说吧。”苏定方和李湛对视一眼,首先问道:“我想知道,为什么我和李兄弟都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说着,苏定方皱着眉,极不自然地摸了摸头上的角。此时苏定方的头顶凭空多出三只角来,两只长在头侧,长约七公分,尖梢曲向中间;另一只较短,约五公分,长在额顶。除此之外,苏定方的脸色变得赤红,身上的肌肉明显更加健硕,虎背狼腰,肌键暴突,沉甸甸的暗天戟拿在手中像是一件玩具,浑身的力气似乎大到了无限。李湛的变化也非常明显。他的头发由短变长,超过肩膀,成披散状,并且颜色由原来的黑色变为蓝色。眉毛也是蓝色,眉梢向上直插鬓发。一张玉面,犹如白纸,两边的脸颊处各有三条蓝色印迹,对比鲜明,目光如电,神态不凡。最为惊奇的是,李湛的眉心处竟然多了一只竖立的眼睛,那眼睛正不受李湛控制地来回扫视着。老太婆戚戚笑道:“我已经说过了,这里是鬼战杀场,力量决定一切。你们在人间界的时候,相性中或文或武,必然会有偏好,当然也有人被称赞为文武双全。不过,鬼战杀场不存在文武兼备的情况,或文或武,系统会择取你们最为擅长的一面,再将这一面放大十倍,就成了你们现在的样子。拿你为例,由于你在人间界的时候,智略与武技相比,后者更为擅长一些;因此,来到这里后,力气会突然变得似乎无限大。而头上长了三只角,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现象,一般武将来到这里后,头上都会长两只角,像你这种情况,说明你本身在武技方面有很好的资质,或许你会在这里得到一些意外的收获哦。嘿嘿嘿嘿……”苏定方的变化趋向武技,李湛的变化不用说,看也看得出来,肯定是趋向于智略了。听完老太婆的介绍,李湛想了想,问道:“我想知道,如果我们在鬼战杀场里死亡或迷路了,系统会怎么处置?”老太婆转过头来看着李湛,道:“你的问题提得很有针对性,也很实际。既然你问到这个问题了,本老太婆不妨直言相告,来到鬼战杀场的人,十不存一,在这里,死亡的机率非常之大。并且,由于视距受限,周围环境和人间界截然不同,在这里迷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系统对此的处置是这样的:玩家或NPC死亡,不扣除任何表面上的属性,比如经验、等级、声望,等等;不过,会扣除隐藏的怨体数值,继而影响英雄或特殊NPC对你的怨念高低。怨体低于一定程度后,即使你亲自杀死一名怨念极大的英雄,也不会被这位英雄所开启的灵魂副本所邀请,原因就是英雄对你的怨念非常低,不足以让在他在临死之前还记得你。而有没有受到邀请,直接关系到有没有机会解救英雄的灵魂,没有受到邀请的人,即使进入灵魂副本中,打败了摄魂王,也不会得到英雄灵魂。至于迷路的问题,灵魂副本自第一位邀请人进入后开始计时,半小时后灵魂副本自动消失,所有人都会自动回到人间界。”李湛听完,诧异道:“灵魂副本只有半小时时限?我们进入这里应该已经有五分钟了吧?这么说岂不是只剩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了?吕布的灵魂在哪里,我们又该怎么解救,直到现在还没有丝毫头绪。”老太婆摇头,回道:“不是二十多分钟,确切地说,你们现在只剩下十九分钟的时间。”苏定方不解,道:“此话怎讲?你刚才明明说我们是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人,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就过去了十一分钟,难道这里的时间也和人间界有所不同吗?”老太婆嘬了下干瘪的嘴唇,淡然道:“你们是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人不假,但不是第一个。直说了吧,在你们之前已经有人受到邀请,来过这个世界了,他们在另一边,和你们隔的很远,由我的妹妹负责引导他们。”“这个人是谁?”李湛问道。“大葱蘸大酱。”老太婆答道。

染制的速度相对织布来说总是非常快的,而且既然布匹的生产加快了,就直接将染布取代了原来的染线。每口染缸可容纳一匹布,染制过程为五小时,部落里一共有五口染缸,一天正好可以染制十匹(夜间休息)。

“按说,以你们现在的等级和能力,我就算把自己的心事说给你们也是徒劳。不过,既然这位族长如此说,我便直说无妨,我想让你们帮我杀死一个山贼,只一个就行,为我的阿黄抵命,让它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

“如果想要享受上面的高额差价,就必须与我部落签订长期稳定的贸易合约:合约时间最少为一年,每个月最少购买50件服装;单方面违约将付与对方100黄金的违约金。在合约期内,如果双方中任意一方发生破产等无力供货和购货的前提下,经系统确认后,可适当修改或终止合约。怎么样?如果兄弟对这个合作意向满意的话,我可以拿出5黄金的公证费用,让系统给我们签定一份具有严肃约束力的享受高额差价的贸易合同。”

现在整个部落的村民都已经穿上了新服装,眼下正在制作的是民兵服装,由若妍画出样板,周敏等人进行剪裁缝制。村民服装在满足了部落所需后,还余出十六件,其中男女各占一半。

“我想头狼一定对族长大人有什么诚见。依我来看,族长大人心中装着属民,全心全意谋划部落发展,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族长。就算有时候心机深重一些,也是为了手下属民的利益作打算,怎么可能和奸滑狡诈的老狐狸相提并论呢?头狼对您的误解实在是深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钻石糖》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军事小说相关阅读More+

英雄技能之狂战异界

陈森然的右手

神眼天师

廿晓姜

大元帝国之不死霸王

杨春白雪

仙宇洪荒

归来帆

下山从退婚开始

写书专用小马甲

黑科技神豪

齐天燚圣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钻石糖并收藏钻石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