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按住把裤子扒下来打板子》最新章节。

他穿着一身简练的深灰色西装,虽然已年过四十,身材依然保持的健壮挺拔,眉眼间,依稀可见年轻时候的俊逸模样。

“哇,新娘子好美哦!”“太漂亮了!”络绎不绝的夸赞,让苏妍妍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甜美。邢遇云是邢家长子,他相貌英俊,又年轻有为,还是南城首富霍家的外孙。

就这么连续被推了好几次,苏婠婠头晕脑胀的难受,终于死心,决定放弃这个“枕头”,她把头靠在一旁的墙壁上,心满意足的继续睡。

……时间是下午的五点钟,第一排贵宾席的老师们还在算节目评分。可谓皆大欢喜。

“卧槽,这剧情反转的我都快看不过来了!”“偷男人?还偷衣服?”“啧啧啧,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偷盗瘾吧?”苏妍妍第一次有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感觉。

其中一个四十几岁的老总直接拍桌而起,“萧夜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懂艺术,就不要这么口出狂言!只是你一个人不看好,难道我们这些看好的人……就全都是错的吗?”

“竞深,我是许馨,这么晚了,没有打扰到你吧?”“跟你说一声,我明天就会带子炀回英国了,这孩子太皮了,这两天麻烦你照顾他了。

应该是在出席什么活动,一众人都是西装革履的打扮,只不过在人群之中,某人的身材最高,脊背最挺,长的也最年轻好看,加上气质优雅,就像是一个天然的发光体吸引着路人的瞩目。

呃。只见霍竞深依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变,他漂亮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黑眸专注,就连眉心也微微的蹙着。

本以为演讲结束,终于可以解脱了,谁知出了大门口,霍竞深又有要求了,让每人回去写一份观后感,字数还要不低于一万字。

他甚至还查过霍竞深的资料,能得到的信息很少,只知道年纪轻轻就在欧洲创立了自己的事业版图,没有利用霍家的任何人脉或是资源。

滑到最上面是南宫辞发的照片:苏婠婠坐在椅子上,腿上的纱布很是惹眼。褚修煌:“那丫头的身体素质也太差了吧?”陆谌禹:“……”南宫辞:“我问过了,妇科医生说嫂子连路都不能走了,劝大哥要注意控制力度和次数,还说嫂子是第一次。

“这是大哥准备给老婆的礼物。”褚修煌索性挑明,“姐,绿叶也做够了,你何必再花这个冤枉钱?”褚静怡瞳孔微微一缩。

苏婠婠拿着香梨也:“……”坐在一旁的苏云堂皱了皱眉,却也不好说什么。刚端着起身……霍竞深微微一笑,“晚上我还要和婠婠去参加一个长辈的生日宴,爷爷,我们先告辞了。

我们先回南城,等姐夫回去,我就去找他谈投资的事情。”“所以你现在是在嫌弃我了吗?”曲云瑶立刻反问。曲云瑶松开手,“许瑞,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将来,如果不是为了你的电影,我至于这样吗?如果昨晚你接电话,去把我接回来,我会发生这种事情吗?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是我的第一次,可是我的第一次却一点都不美好,我本来打算,在你电影上映的那一天,我就把自己献给你,可是现在我却被强暴了!”许瑞忙解释道,“瑶瑶,当时我在洗澡,没听到电话,等我打回去的时候你一直不接听……”

“哐当”!下一秒,她瞬间花容失色。怎么是霍竞深!哈哈哈虽然这次还是没有吃到,但是……霍总也算是开小船啦,喜大普奔!034,祝霍总和夫人新婚快乐【二更】苏婠婠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晃悠着两条白嫩嫩的小腿,百无聊赖的看着别人在排队。

苏妍妍彻底慌了神,忙不迭想要解释,“我,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我们的事,所以就翻拍了那些照片,我也是不小心才发出去的……”

萧夜白看着她,清俊的脸面无表情,好一会,才淡淡的说道,“几个做投资的老板,商讨墨氏下一个季度的投资计划,董事长也会过来。

还都是红色!那一身火红色的晚礼服,贴身,低胸,高开叉,衬托出了她傲人的身体曲线。眉眼间睥睨,眼神傲慢,再加上一米七几的大高个,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成熟女人的自信和风情。

苏云堂咬着牙,忍不住反驳:“爸,你为什么总要袒护那个孽女?你知不知道,她刚才把妍妍的衣服鞋子全都扔在地上,她还故意推蒋怡……”

“宝宝乖。”霍竞深的双眸此时满是情欲,薄唇紧贴着她的耳垂,声音更是黯哑到了极致,“等会就不疼了。”霍总:宝宝乖,免费文的尺度不能太大,不然会被退稿,所以等下次老公再好好疼你。

就在苏妍妍都要忍不住的时候,邢老爷子再度开口,“20号,我们邢家会给遇云和妍妍举办结婚典礼,以后妍妍就是我们邢家明媒正娶的孙媳妇。

邢家少爷在两年前和大小姐定下了婚约,现在却变成了二小姐的未婚夫,前阵子还把老爷子气到住院,真的是造孽啊。

等高大冷峻的男人离开后,餐桌上,两个大人和两个小孩,气氛却安静的有些诡异。苏婠婠只好先找话题,“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落落,你长得好可爱啊,有小男朋友了吗?”小男朋友是什么?“没有吗?那你看我家子炀怎么样?”苏婠婠挤眉弄眼。

这样沟通不畅的结果就是,晚上苏婠婠要洗澡,结果一掏出某人给她买的睡衣,气的脸都绿了。“下流!”是一条黑色的吊带睡裙,细细的两根带子系着薄到几乎透明的布料,还是深V露背的款式……苏婠婠又从袋子里掏出一套内衣,也是黑色的。

司仪的声音还在继续喊道,“2520万!2520万第一次,2520万第二次,2520万第三次,霍元集团的霍总出价2520万第三次!”与此同时,司仪一锤定音:“成交!下面有请获得拍品的霍总上台,大家鼓掌欢迎。

苏婠婠吓的抬起头,“你干什么?”南宫辞笑的实在是有点猥琐,苏婠婠心里毛毛的,总觉得这人就算是穿着白大褂也不像是什么好人,该不会是有什么恋腿癖的变态狂吧?“大哥呢?”他问。

想到之前发的微信,苏婠婠如临大敌,忙说道,“我在阅览室学习呢,等会要吃饭,吃完饭要和同学讨论节目,讨论完节目还要去社团开会。

”其实刚才她只是随口一说,礼服里的针扎到了霍折析,这可能是人为,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一个意外。以前只觉得这个妹妹是一朵白莲花,喜欢装可怜,耍小心眼,可现在看来,白莲花长大了,心眼儿也开始变黑了。

她穿着学校统一的小制服,留着和时欢差不多长度的黑发,瓷白如玉的小脸蛋上,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又黑又亮,一笑起来,脸颊还有两个可爱的小梨涡。

现在在场的同学几乎都看过那天的情形了,她就算再气,也得保持形象,不然容易被说成是故意报复故意针对。林翘正得意……一听到苏婠婠这话,林翘脸色一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按住把裤子扒下来打板子》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奇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娑婆边际

陈裕俐

最强守墓联盟

李建弘

焚天帝皇

杨俊霖

最后一个麻衣门徒

多笑天

棺命

陈文彬

无双圣行录

傅思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