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诗诗的任务日记》最新章节。

事前按李湛的想法,这四个直属部落中能有两个对自己的棉花供应计划感兴趣就算不错了,没想到经过自己一番详细解说后,四个直属部落竟然都和自己签定了供应合同。当下心情大爽,待四个族长在合约上签完名后,李湛直接表示,接下来这顿酒由自己请了,既是祝贺四个直属部落和炎黄部落达成棉花长期供应关系,又是为众族长接风洗尘,一举两得。

“老弟,你怎么来了?”

这次画面播映的是希腊镇长自制的视频。只见画面上都是些希腊的名胜古迹,和各个神灵的理石雕像,中间还插入了几段古希腊战争的电影片段。可见这个族长对自己国家比较热爱,同时也怀着十足的防备心理,不想让其他玩家看到自己部落的虚实。最后村镇镇长“宙斯的拖鞋”以一句“爱琴海人类文明的起源!”而结束视频画面。

“周敏的伤势已经稳定,正在张冲的照料下静心调养,刚刚喝了一碗鸡蛋羹,面色已经显出些红润了。三名女村民伤势没什么大碍,过了今天就可以工作了。传教士也没受什么伤,只是唠唠叨叨地心疼自己的衣服,我刚才给他又重新做了一件,这会儿应该正高兴着呢。”

收起好友,李湛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趴伏在船坞密林边,正用一双审视的眼神打量自己的头狼,耸了耸肩,向部落中心走去。

李湛知道,自己的部落被袭击了。面对不断向自己围拢过来的村民,李湛的心里除了悲痛,就是极度的愤怒。他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怒,对一个受伤较轻的村民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道:

“头狼说这种想法实在是很过份,平时以它的性格想都不想就会拒绝。不过因为我们部落曾经救过它的两个兄弟,算是欠了我们一份情,所以才没有立即回绝。头狼说它会在太阳从长江那边落下三次之前给我们答复(三天之前),因为这种事情毕竟是六位兄弟都要参加的,它要和六位兄弟好好商量一下。”

在李湛和歪歪萝卜条对话的时候,其余十五位族长都坐在座位上默默地听着,这会儿听李湛说完,一个个都猛敲脑袋

当生鱼片已经离脸部受伤的战狼不足半米时,若妍与战狼的距离也只有一米左右了。若妍停了下来,她知道在这个距离下,应该给战狼一点思考的时间,如果一味地接近,反而会激起战狼的防卫本能,拼尽全力进攻自己。

二人的动作很轻,也很熟稔,看得出来经常干这个活计。没一会儿的功夫,在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的前提下,一个食指宽,寸余长的裂缝就在木栅栏上出现了。

近十秒钟的强攻过后,摄魂王只是左脚受到轻伤,却使两方人员付出了十几人被踩死在脚下的代价。同时,两方人员由于组队有别,在施展招式的过程中,压制、伤害的现象屡有发生。甚至有几人为此丢下摄魂王不管,相互间大打出手。

第102节家庭模式

李湛道:

付完了酒钱,李湛走出酒楼,歪歪萝卜条紧紧跟在身边,说是上次因为肚子坏事和李兄没说上几句话就散了,这次无认如何得和李兄在一起好好聊聊。

山贼小头目一看,骂了一句“妈的,不是说马车坏了吗?怎么还能跑得这么快”,随即一挥手,身后五名山贼与小头目一起,甩开两腿就在后面猛追。

“族长大人,不知找我们俩个有什么事?”

“蓬!”地一声,李湛感觉肩头一麻,随后血量变为225/232。这还是李湛在此次行动中受的第一次伤。

三人都是部落族长①:若妍虽然投靠了炎黄部落,不过由于她并没有向系统确认放弃部落族长一职,因此她的头衔仍是部落族长。玩家如果向系统确认放弃部落族长,系统会将玩家的食物、木材等附赠资源按照市价自动转换成黄金,做为玩家从事其它职业的起动资金。

他们哪里知道,李湛不让他们参观是因为部落里正在建造耙场。人多嘴杂,谁知道他们之中有没有和真心爱人联系紧密的,万一透出点风声就和自己的计划背道而驰了。

棉农:78人

第六十二节混战

虽说部落遭袭,躲进部落大厅抵御外敌几乎是村民的本能。不过由于平日里真心爱人实施的军阀暴政,使这些村民对部落毫无依恋,对真心爱人更是恨之入骨。因此,在听到众位族长的喝令后,村民们先是停止了跑动,看了看周围的木屋,确实没有受到攻击,随后便纷纷回到各自的屋中。有几名打算前往部落大厅的村民,此时也都折返身形,又回去了。

讲完了奖惩细则,李湛仍然让农夫们自己选择:坚持原来工作形式的,留在原地;想要在村镇中心里承包农田的,站到右侧;想要在村镇外面开荒垦田的,站到李湛面前。

真心爱人这一天给李湛发了十多条信息,几乎每半小时一次,目的就是确定李湛在不在部落,然后好实施自己的进攻计划。自己已经和两个兄弟部落族长打好了招呼,只要确定李湛不在部落,两个兄弟族长立即率手下民兵全速赶来真心部落,三个部落兵力合在一处,一举将炎黄部落踏平,得到的资源三人平分。

随后,李湛开门见山道:

率先完成工作的那人一脸得意,转过头来小声地对同伴说道:

一路走,逃难的人群逐渐分散,四处落脚。唯有老唐,心中没个目标,就这么一路游荡,最后竟随商船越过长江,来到丹阳县境内。盘缠用光,老唐不得不安下身来,利用自己的手艺在联合作坊寻得一份差事。由于江南皮革制造业欠发达,老唐每天的工作很轻松,在城外三里的一座荒山脚下,构建了一座篱笆小院,闲着没事,老唐还养了一只四眼狗陪自己作伴,日子快乐了不少。

“谁让你那么笨,真是一只大笨猪!大笨猪!!哈哈……”

染布工人:4人

正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酒保的声音:

风行和风铃两兄妹这次来晚是因为二人第一次走旱路,中途不停地打听路人,因此才耽误了时间。风铃的部落盛产茶叶,以前都是把烘焙好的茶叶运到哥哥风行的部落,再从水路运到丹阳县城。但是,以风铃的部落与丹阳县城的距离来讲,从水路走是绕远的,因此前不久风铃从丹阳县城买回一架马车,趁着今天十七名部落族长齐聚丹阳县城,兄妹二人带着村民驾着马车载上茶叶试着走一次旱路。因为担心路上会出现野兽,二人都临时穿上李湛卖给他们的棉布服装,为的是增加2点防御。

张冲和郑军两人后面跟着的三人中,当头一人是玩家商人,另外两人是玩家手下的村民。

撞墙的骑士哼了一声,骂道:

若妍按照李湛的意思,付给老张九黄金(实际价格应该是八黄金多一点),老张连连称谢之后,随三艘货船一起回丹阳去了。

张锋在这次行动中一直待在李湛身边。以他的理解,敌我力量相差悬殊,根本不需自己凑热闹,况且等级相差太多,杀死对方一个民兵也涨不了多少经验,但对赵明等人来说却正好相反,每杀死一名敌方民兵经验都要涨10到20个百分点,此战正好适合他们来升级。李族长叫自己来一定是让自己担当护卫的角色,以免乱军之中有什么闪失,那就对部落发展不利了。

“老弟,你的脑子没事多用用,都快锈掉了。蜂蜜作为一种调味品,它的作用是改善人们的饮食,提高生活质量。从什么时候起人们才会开始注重生活质量呢?自然是封建社会以后,私有制形成的时候。就像现在我们部落里的村民,他们心中还没有私有制的想法,每天只要吃饱睡好就别无所求了,对生活质量也没什么要求。可私有制一旦普及后,村民们手里开始有了闲钱,这个时候,任何提高生活质量的商品,包括老弟的蜂蜜在内,都会渐渐步入正轨,成为市场上的日常商品之一。”

李湛:没问题,蓝色服装预计今天入夜前就能够数,明天就开始为雷盟主生产红色服装。

口中却道:

第140节大树上的字迹

①地图:在《混乱大陆》刚开始时,每名玩家都获赠一份游戏地图,标示着当时的地形概况和部落、城市分布。地图本身不会自动更新,如果想要更新必须到县以上的军情机(军机处)构花费重金。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体不适的?又如何知道我就住在这里?”

不过,面对雷龙的“提醒”,李湛倒是很有兴趣。他有些奇怪,雷龙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的这件事?而且,多个侧面来了解这件事,说不定也会得到一些不同的内幕。于是,李湛就故意装做对此并不知情的样子,对雷龙回道

话说老吴最近摊上官司了,成被告了……

龙彪伸手把副统领拦了回去,问李湛道:“你所说的配合都指的是什么?”李湛道:“我所说的配合,实际上是个长远合作的计划,宗旨就是由我出钱出粮,大王出兵。丹阳城官兵虽然不是很多,却也有三百余人,短时间内我们还无法与其相抗……”李湛把自己当业务经理时忽悠客户的本事拿了出来,凭一口三寸不烂之舌,硬是把一个毫无道理、痴心妄谈的提议说得有板有眼、条条是道。龙彪和两位副统领刚开始还怀着猜疑的心理,到了最后,就已经频频点头,深有“同感”了。话说到最后,李湛终于引出自己这番口舌的最终目的他要龙彪允许苏定方进入议事厅,寻机将其杀死。只见李湛一顿长篇大论讲完之后,顿了一下,道:“在下虽然兵力不济,但也并非空有钱粮,近日,在下得遇一位身手不凡的朋友,愿与在下共谋攻取丹阳之事。如果有他带领一队兵力辅以大王,我们的计划必能成功。”经过李湛一番诱导,龙彪此时早已是心花怒放,想象着丹阳城破之后,自己住进宽大的府宅之中,身边佣人丫环林立,美女左拥右抱,好不快活。听李湛说还有位杰出的人物可以帮助自己攻下丹阳,龙彪立即来了兴致,问李湛道:“你所说的这个朋友现在哪里?快带来让我瞧瞧他有多大本事。”李湛笑道:“这位朋友本是和我一起运送粮草来的,现在就在议事厅外等候。http://Www”龙彪把手一挥,道:“让他进来!”李湛便走到议事厅外,和苏定方小声交待了几句,二人随后一前一后回到议事厅。苏定方手持黑天戟走入议事厅的时候,立即引起两位副统领的恐慌,急道:“来者何人?竟敢持戟入厅!”李湛冲两位副统领笑道:“两位大人不必惊慌。这位就是在下的朋友。他手上的戟乃是家传之物,每时每刻都不离身边。”龙彪本来见苏定方持戟走入议事厅也有些不安,听李湛这样一说也就释然。再一想,自己即将成为丹阳之主了,怎么可以如此经不起事面,况且就凭自己的身手,一般人根本*不到近前。有什么好怕地。这么一想,龙彪故做大量地把手一挥,道:“好了,你们都别吵了。这位朋友既然长戟时刻不离手边,想必戟法必然不凡。就在这议事厅内舞将几下好了,让我瞧瞧你的实力。”龙彪的话正应李湛心中设计。按照他的设计,是想等龙彪等三人对苏定方放松警惕之后,提议让他们见识一下苏定方的能力,之后就让苏定方在厅内献武。寻机将龙彪刺杀。此时龙彪亲自提出来,李湛和苏定方皆是心中一喜。二人相视一眼,会心一笑。在外人看来好像是为对方加油鼓劲,实际上二人是为这绝好的机会而欣喜。苏定方手提暗天戟,径直走到龙彪面前七米左右站定。他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面前的龙彪和二个副统领。两个副统领一搭眼就知道身手一般,而龙彪则不然,目光精练,猿臂狼腰,一看就是练家把式,座椅后面墙上挂有两把护手双钩。看来应该是他地武器。看完这一切,苏定方不露声色,提戟立于厅中,道了一声“献丑了!”,随即就开始于众人面前舞起长戟。暗天戟在苏定方的手中。犹如一条黑色怪蟒,纷飞狂舞。变幻莫测,将苏定方整个人卷入其间,难见身形。龙彪和二个副统领哪见过这般高超的武技,三个人六只眼,瞪得好似铃铛一般,定定地看着厅中这道黑色魅影。就在三人的贪看间,苏定方的身影已经渐渐接近。当距离龙彪三米距离时,苏定方身形一转,戟法骤停,同一时间,苏定方运起劲气,突然大喝一声凌空而起,周身裹挟在一团凝白劲气之中,在龙彪和二名副统领大惊失色中,身形骤然而降,手中暗天戟带着千斤巨力砸向龙彪。“轰!”地一声巨响,劲气所至之处,桌椅木器皆被震成碎片木屑,急速向四周迸射开去。以暗天戟着地点为中心,周围三米之内地石制地砖皆成粉末。两名副统领受劲气冲击,纷纷撞到议事厅两面墙上,差点当场毙命。龙彪虽然反应最快,逃离了劲气震击中心,却也被余波伤及,血值瞬间降下三百有余。侥幸逃脱一死,龙彪惊魂未定,上下打量了苏定方一眼,颤声道:“你,你是何人?为何要暗杀我?”苏定方收回身形,将暗天戟背于身后,沉声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苏家村的后人!”不需要再多语言,仅“苏家村”三个字就足以让龙彪惊愕不已。他以为二十三年前的那场屠杀早已石沉入海,除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当年血洗苏家村之十五名强盗之外,再没人知道。如今,眼前这名青年却自称苏家村后人,并且身怀强横武技,向自己寻仇索命。龙彪闪念一过,突然脚尖一翻又一扫,将脚下一块碎裂地石砖挑起,径直向苏定方踢了过去。苏定方往旁一闪身,根本不用看,手中长戟凝气一指,一道凝白劲气激射而出,正中刚刚跃起身形,意欲取回墙上挂着的护手双钩的龙彪。凌厉地劲气透过龙彪身体,在墙壁上留下一个小臂粗细的孔洞,将十余公分的墙壁完全刺穿。龙彪怪叫一声,从空中跌落地面。苏定方刚想提戟上前,眼角余光突然瞄到一名副统领身形一闪,直奔十余米外的李湛而去。定方舍下龙彪,转身双手倒擎暗天戟插于地面,猛力向上一翻,一道劲气掀起直线十余块石砖,瞬间打至那名副统领的身上。每一块石砖减血均在三百到五百点之间,那名副统领接连受到十余块石砖攻击,连哼一声的时间都来不及,就被拍到对面墙上。李湛被苏定方解救,感激地与苏定方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定方身后的龙彪已经从墙上取下护手双钩,没发出一点声响,突然跃起空中,双钩夹着两团劲气,向着苏定方头顶猛然袭下。“小心身后!”李湛向苏定方大声提醒道。

在四名直属部落族长带着手下民兵翻找成品木犁的时候,李湛带着赵明等人却走进了作坊内的设计间。这里和加工间隔着一道用木板拼成的木墙,有木桌和椅子,平时供工匠设计木器图纸。再往里还有一个小间,是工匠的居室。

歪歪萝卜条的部落在涵江西岸,属内陆部落,是十七个部落中与丹阳县城距离最近的,只有十余里。想到李湛的炎黄部落位于涵江东岸边,歪歪萝卜条干脆在丹阳县城雇佣了一条小货船,第一个赶来炎黄部落。

虽然自己在这次行动中损失最大死亡的十几名民兵中,有九名都是真心部落的真心爱人还是要极力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并且努力安慰两个族长道:

龙彪这一式攻击出势凌历,事前又没有半点声息,等李湛看到后再提醒苏定方的时候,龙彪手上两把护手双钩已然降临苏定方的头顶。苏定方没有躲,实际上,如果他躲开,龙彪手上的双钩还有接连四式攻击,都是连续技,使对方疲于防备,陷入被动。在步步紧逼的情况下,护手双钩这种近战武器可以长戟要灵活快速得多的多。只见苏定方两腿扎稳,双手抬戟杆直接迎到头顶,与猝然袭下的护手双钩碰在一起,“蓬!”地一声,劲气震击在两种武器相碰之处,龙彪在感到双臂一阵巨麻的同时,定方脚下的石砖也被两脚踩成粉末。此时,护手双钩正好钩在暗天戟的戟杆上,没等龙彪身形下落,定方双臂运力,突然向前猛力一甩,龙彪在这股巨力之下,就好似一袋装着稗谷的麻袋一般,呼地一声,向前冲了过去。同一时间,苏定方脚尖一点地,身形已经随着龙彪向前跃起,正处于龙彪的身体上方。手中暗天戟舞出一道黑色飓风,刮得整个议事厅内尘灰暴起,一米之外看不到身影。混沌中,定方手中手暗天戟招式一转,峰回直下,向着龙彪暴雨般袭去。那龙彪被苏定方甩出去之后,尚在惊慌之中,冷不防苏定方已经跃至自己身上展开攻势,慌忙之中用护手双钩进行招架,可那暗天戟就好似通了灵性一般,如同一条狂舞的黑蟒,速度之迅疾,使人根本就看不清招数和套路,龙彪好不容易胡乱抵挡住一击,立即身上就已经被击中十余次。从空中到落地这短短三四秒的时间里,龙彪足足被击暗天戟击中五十余次。浑身上下遍布伤痕,落地时已然断气。技能:踏月虚空第六式-狂风骤雨[中级](此招式最适合攻击飞起空中的敌手,在对方身形未稳的情况下,发起急剧攻击)整个议事厅内暴土扬尘,石砖粉末,木片木屑,纷纷扬扬充斥每一个角落。李湛用袖子掩住口鼻。退离原本自己站着的地方,避开那名副统领趁机暗算的可能,静待尘灰散去。就在李湛刚刚挪开脚步三四秒钟的功夫,被劲气震伤地副统领忽然闪现在李湛原本站着的地方,由于能见度太低K小说网副统领用两只手四下划拉了几下,没能碰到李湛。副统领气得跺了下脚,这么绝好的机会竟然让他逃了,转念了一下,副统领没敢多做停留。急忙冲出门外。此时的议事厅外早已是一片大乱,山贼们听到议事厅内传出的巨响,傻子也知道里面必定发生了激烈的打斗。众山贼冲到议事厅门前。眼前除了骤起的尘灰,什么都看不见,山贼们不敢贸然闯入,只好在厅门外向里面驻足观望。五名劲卒早在粮仓卸粮时,就得到李湛吩咐,这会儿趁着混乱,五名劲卒不声不响地回到粮仓旁边地马车附近,等待李湛和苏定方的同时。随时准备抽出铁剑与山贼战在一起。副统领冲出议事厅后,四下看了看,议事厅周围已经聚起了五六十名山贼。副统领擦了下嘴巴上的血迹,大声命令道:“都给我冲进去,冲进去!把那个镇长和使戟的家伙都给我砍了!!”山贼们得到命令。立即蜂拥冲进议事厅内,对面不见人。这些山贼像没头的苍蝇四处乱撞。忽然一声巨响,冲在最前面地几个山贼像纸片一样,被强猛的劲气震飞回来,连累后面众多山贼砸倒一大片。这些山贼在一阵哎呀妈呀的痛呼中,没等站稳身形,又是一波劲气袭来,山贼们顿时如同狂风下的落叶一般,被卷出门外,纷纷跌倒在议事厅前的空地上。议事厅内,尘灰渐散,苏定方手提暗天戟护卫着李湛,从里面走了出来。副统领正在召集其余山贼向议事厅这里聚集,回身一看,手提暗天戟地苏定方已经走了出来,吓得他赶紧钻进山贼群中,向着众山贼拼力喊道:“杀了那个使戟的,杀了那个使戟的!谁杀了他,我升他做副手!!”这些刚聚集起来地山贼们没有见识到苏定方的实力,听说可以升做副统领的副手,一个个都兴奋不已,高举手中长叉、棍棒就冲着苏定方和李湛这边冲了过来。苏定方经过刚才于厅内一番激斗,每一式都以劲气出击,体内劲气已经消耗过半(与精神力(MP)成正比)。山寨内有二百余名山贼,这些山贼如果轮番向前,用不了多久自己的劲气就会消耗贻尽。到那个时候,虽然自己完全可以凭借武技杀出一条血路,但是,李湛怎么办?他目前只有十几级,与山贼单挑尚且难以获胜,更不用说被山贼团团围困其中了。虽然彼此只是普通的“朋交”关系,但是,苏定方在危难关头,已然把李湛的安忧记挂于心,甚至高过于自己。这其中除了有系统设定的NPC比较看重友情的关系之外,更有系统取自苏定方历史原型性情地根本原因。换句说话,如果此时换作秦桧之辈的奸佞小人,为了保住自己性命出卖李湛也完全可能。心中闪念一过,苏定方对李湛道:“李兄弟,你快逃开,这里有我挡住!”说话间,众山贼已经冲到二人面前,苏定方上前一步,手中暗天戟奋力一扫,七八名冲在前面的山贼就惨叫着飞了出去。随即,苏定方就势运起劲气,将暗天戟又向地面奋力一砸,又有三十余名山贼被震飞。这些受伤的山贼知道了苏定方的历害,从地上爬起来后,大都四处逃命。然而,后面地山贼以及新聚集起来的山贼看不到前方发生了什么,仍然在副统领地指挥下嘶喊着向这边冲来。李湛见自己在一旁根本帮不上忙,再者,凭苏定方的武技,杀出重围还是有把握的。他快速思量了一下,想起那五名劲卒,此次深入虎穴龙潭,为的就是县尉的那个什么考验,如果五名劲卒有个闪失,自己可就白冒这个风险了。想到这,李湛对苏定方道:“你先在这里扛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苏定方本来想说让李湛快逃,别再回来,然而众多山贼已经冲到面前,苏定方来不及回应,只好再一次投入战斗。李湛离开苏定方后,从议事厅前快速向粮仓跑了过去。由于副统领在议事厅前的空地召集山贼,使山寨里的二百余名山贼大都向议事厅前跑去,在议事厅后身以及粮仓周围,山贼数量寥寥无几,并且多数仍在往副统领那里奔跑。少数一些山贼看到李湛后迟疑了一下,李湛趁着这个迟疑的功夫就已经跑了过去。因此,这一路上李湛只受到五六个山贼攻击,带着轻伤回到粮仓附近的马车旁。五名劲卒这时已经抽出藏在马车底下的铁剑,砍倒六七名曾经袭向他们的山贼。见李湛来到近前,五劲卒赶紧迎了上来,将追在李湛身后的山贼砍倒。李湛来不及休息,直接向五名劲卒吩咐道:“快,随我杀回去!”言罢,从地上拣起一根山贼暴落的长叉,带着五名劲卒再次返回议事厅前的空地。此时议事厅前已经发生剧变。山贼副统领见苏定方武技高强,众多山贼根本无法伤其分毫。眼珠转了转,想出一条诡计。他让十几名山贼去厨灶取来草木灰,草木灰取回来之后,副统领又让这十几个山贼爬到苏定方所处的周围屋顶上,将装着草木灰的袋子向苏定方一齐抛了过去。苏定方刚刚一记震击震飞数十名山贼,冷不防周围数个方向有异物向自己头顶袭来,他连忙闪身避过七八个“异物”,最后几个实在无法躲避,只好用暗天戟向外一拔,希望能将“异物”挡开。没想到这些异物竟是装着草木灰的布袋,被暗天戟的尖芒一划,立即破散开来,纷纷扬扬的草木灰溅了苏定方一身,两只眼睛都被草木灰迷住,无法睁开。众山贼本来已经被苏定方几次震击吓得游走躲避,各思逃命。这会儿见苏定方被迷住了双眼,顿时来了精神,争相恐后向着苏定方杀了过来。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川被犬欺。李湛领着五名劲卒赶到议事厅门前的时候,苏定方已经被众山贼团团围住,左一叉右一棒,虽然减血都在十以下,不过由于山贼数量实在太多,没一会儿的功夫,苏定方就已经失血二百有余,进入轻伤状态(苏定方等级并不高,只有四十五级,这也是他的劲气为什么很快用了大半的缘故)。而苏定方由于劲气已经耗尽,双眼又看不到,致使招式迟缓,攻击力已经减了近一半左右。在他周围的山贼则越聚越多,如同粘满蚂蚁的糖球一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诗诗的任务日记》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游戏小说相关阅读More+

狼血神探

二谦

王霸苍穹

我是贝币

霸器

乌提

都市之国士无双

楠楠李

阴间客车

深蓝Hx.

天道神魂

匣子里的黑猫